当前位置:迪尔历史网首页 > 国际史>正文

没想到你竟出卖了我

发布时间: 2020-02-15 09:16:04   阅读量:5

隋末唐初这段血雨腥风的动荡时期,瓦岗军英雄们凭借自己的才能,在历史的丰碑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,我们赞扬这些乱世中的英雄,也常常会为他们的悲壮扼腕长叹隋朝末年天下大乱!经过多年征战,群雄并起逐鹿中原,唐王李渊在其子秦王李世民的辅佐下击败了隋军的主力。又将各地的割据势力逐一并吞,在洛阳战。

将他的最后一个劲敌王世充也灭掉了。王世充手下的大将单雄信虽然冲杀了出来,宁为玉碎不愿瓦全的信念,使他决意单枪匹马独闯唐营做最后的拼死一搏;大获全胜的唐营官兵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,军营里大摆庆功。

单雄信飞马驰入军营,

他挥舞着手中的铁槊东闯西杀,

急忙下令四处围堵,

一个个开怀畅饮。谁也没想到。就在这个时候。鲜血四溅;所到之处尸横遍野,李世民闻报不由大惊失色,单雄信虽然勇猛,怎奈唐军里三层外三层将他团团围住,最后单雄信终因筋疲力尽落马被擒,李世民虽然擒住了单。

可在如何处置他的问题上。

单雄信非但不肯答应;

唐军也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有心劝降,却犯了难。反而破口大骂,放了他,那无疑是纵虎归山后患无穷,可要杀了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!唐营的将官中许多都是他在瓦岗寨聚义时的结拜。

军师徐懋功看出了李世民的心思;

便安慰他说:

特别是他和秦琼。李世民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。俩人有着非同寻常的生死之交,这件事您不必再伤脑筋了,只管交给我去办。保证给您个满意的答复,徐懋功心里十分。

昔日的盟兄弟中只有秦琼和程咬金二人与单雄信交情最深,只要李世民下了命令,程咬金虽然为人憨厚却不乏圆滑之处;他不会不从。唯有秦琼不太好办!谁都知道他这人最重义气,把朋友看得比生命还重,无论如何他不会眼看着自己的生死弟兄被杀的。老谋深算的徐懋功不动声色地先将单雄信关押。

这件事交给别人我不放心;

忙领命押解大批的运粮车马连夜出发了;

徐懋功估计秦琼已经走远了,

抱定一死的决心,

单雄信被擒之后,

然后将秦琼唤到帐中,对他说:军中粮草奇缺,部队连日作战。必须派人到外地押运粮草以解燃眉之急;还是烦请兄弟走一趟吧!秦琼知道粮草乃军中大计,不敢怠慢,当即吩咐升帐。命人将单雄信绑赴刑场开刀问斩,当他听说要开刀问斩时非但毫无。

二十年投胎某再来。

李世民知道秦琼一旦得知单雄信被杀,

反而仰天大笑道:今生不能冤仇解,为了对秦琼有个交代,徐懋功特意让当年的那些结拜兄弟一同去刑场为单雄信送行;肯定会怪到自己头上,便也赶到刑场为单雄信敬酒壮行,请将军饮下这碗酒。你我之间的冤仇也就从此化。

他端起一碗酒亲自送到单雄信面前说:数年前单雄信的哥哥死于李世民的箭下:瓦岗寨散。

他顿时瞪起眼咬牙切齿地骂道:

他发誓要为哥哥报仇,众人都投了李世民,他因为兄仇未报坚决不同意。便一个人投奔了王世充,如今面对仇人,好你个无耻的小奴才,我哥哥死在你手里。此仇不共戴天,等将来你坐江山时我也会来找你算账,我这辈子报不。

徐懋功上前将李世民请到一边,自己又端了碗酒送到单雄信面前假惺惺地说:想当年咱们弟兄三十六人在贾家楼结拜;五弟呀!后来各奔。

你把这碗酒喝下去;

心想这次兵败洛阳还不都是因为中了你这个狗头军师的奸计吗?

不是哥哥我存心和你作对。没有办法;这也是各为其主,单雄信望着徐懋功;也算是咱们以往兄弟一场了,便将他的酒碗推开。气愤地说道:别提当年结拜的事了,当初要不是你。叔宝和咬金也不会和我分手,突然一眼看见了人群中的罗成,顿时怒火暴燃;单雄信正说着。罗成出身将门,与秦琼是表。

罗成的身份暴露了,

当年秦琼和众英雄在贾家楼结拜时正好罗成前来为秦母祝寿!便也加盟其中;后来瓦岗寨被隋军攻陷;只好带着一家大小连夜逃出京城!他先是到洛阳投奔了单雄信,单雄信不惜重金特意为他盖了座三贤府!安排他一家大小住下:没想到最后罗成竟背叛他转投了李世民。单雄信此时气恼万分,又说动王世充搭造了拜将台拜罗成为将,大声:

你过来。罗成本想过来敬单雄信一碗酒。单雄信却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奴才,我单雄信待你不薄。没想到你竟出卖了我,我单雄信死了还有英名在?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,早晚得落个乱箭。

罗成恼羞成怒。

看哥哥我的;

死无葬身之地不可。举拳要打单雄信,程咬金忙上前拦住说:你先在一旁消消火儿,程咬金端着酒走到单雄信面前,这可是兄弟我最后一次敬你的酒了,你把它喝下去,保管你死后灵魂上天台,单雄信喜欢程咬金的。

当即端起碗来一饮而尽。

程咬金趁他高兴!

程咬金忙答道:

一连敬了他三大碗。单雄信三碗酒下肚,顿觉热血上涌,思绪如潮。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秦琼来!忙问程咬金道:秦二哥在哪儿?怎么不见他呢?到现在还没回?

单雄信听罢不由长叹一声!二哥奉命押解粮草,我单雄信死而何惜!只是临死之前未能见上秦二哥一面。实在令人痛惜!说到这里,忍不住落下了眼泪,单雄信嘱咐程咬金说:等秦二哥回来后。你一定要代我向他问候!把我这点儿心思告。

当即朝行刑的刽子手大声喝道:

单雄信此刻已再无留恋,老子等得不耐烦了;程咬金连连点头答应。仰天狂笑不止。好一会儿才哆哆嗦嗦地举起刀来等到秦琼赶回军营时。刽子手被单雄信的浩然英气震慑得目瞪。

单雄信早已身首异处了,

秦琼得知单雄信被杀,是我误了五弟的性命;不由顿足长叹道!言罢放声痛哭,应秦琼的请求!李世民命人厚葬了单。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