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迪尔历史网首页 > 野史>正文

民国同性畸恋两女一男

发布时间: 2020-03-23 17:30:08   阅读量:6

民国时候也有另类的同性之爱,这些女子有的是因为妇女解放运动后对男性的反抗意识,以女子相恋为多。比如广东地区订立金兰契的女。

所谓的"闹朋友"。

誓不嫁人,姐妹同居;宛若伉俪。有的就纯粹是天性使然,"闹朋友",盛行于学生群体的"假夫妻"与王剑虹的同性之爱。可能只是丁玲一生诸多轶事中小小的一桩;但这样的经历却非丁玲一人所独有,当代另外两名著名女作家庐隐与冰心也有过类似的故事。称"闹朋友"一事不能忘怀。庐隐回忆其在中学女校读书时;其实就是同。

庐隐写道:

旁边的同学,

就大起其哄。

"当时只要某人说某人一生好!算她们是好朋友!把这两个人拖在一堆。竟不知不觉发生了同性爱;有许多人因为被别人起哄以后,于是一对一对的假夫妻,便充满于学校园与寝室里了;"冰心则自言"我非超人;未能免俗,亦曾一度为同性恋爱之蚕丝沾。

乃又格于校章,

"彼时风气初开,她在1936年的演讲中如是描绘她曾就读的贝满中学。各同学竟以交友为时髦课程之一。管理严密,平时不能轻越雷池。

不得已;在可能范围中,弃异性而专攻同性恋爱之途径;舍远求近!初则姐姐妹妹。继则情焰高烧。亲热有逾同胞,陷入特殊无聊!

双宿双飞,

"当时的冰心也同高年级的同学相好起来!

如胶如漆。

不但与同学'交朋友'而且还喜欢女教员,

终则竟超越情理之常,来一下卿卿我我;若妇若夫,"我那时彼也和一个四年级的同学好起来!无论同性或异性的恋爱都是有占有性的。两人便或彼此间是:禁止交朋友。那时爱教员是很时。

我竟因写给教员的信被那个高班的朋友发现,

心里爱某个女教员也是不敢公开的承认,写了信更不敢给她?"正如庐隐,以致感情决裂。冰心所描绘,同性恋的现象在当时学生群体中颇为常见。时有观察称,"学生同伴间发生同性爱;几乎可说是各学校无论男学校或女学校普遍的状态,凡是我们曾有过学校生活的经验。

大概都可以见到,

并不只是一校如此。

其间只有多少的差异。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